•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審判執行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認罪認罰與自首等情節不可以作重復評價嗎?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認罪認罰,自首,量刑情節
        2018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第》15條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span>
        這一規定以總則的形式確立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也使得認罪認罰具有了量刑情節的功能,認罪認罰已經是一個法定的從寬處罰情節。
        認罪認罰作為一個量刑情節,需要落實到具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量刑之中。由于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等情節存在重合之處,當被告人同時具有這些情節時,就面臨如何適用的問題。
        “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指出:“認罪認罰的從寬幅度一般應當大于僅有坦白,或者雖認罪但不認罰的從寬幅度。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自首、坦白情節,同時認罪認罰的,應當在法定刑幅度內給予相對更大的從寬幅度。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不作重復評價?!?/span>
        對這一規定,需要正確理解。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之間并非排斥關系,二者存在同時適用的問題。同一被告人既有自首情節,又有認罪認罰情節,司法人員不可能只認定其中一個情節,而是需要同時認定并作為從寬處理的依據。因為很多情況下,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的外延并不一致,認罪認罰的不一定是自首、坦白,自首、坦白的也不一定認罪認罰。只有同時認定才能準確評被告人的事后他態度。但這些情節之間會有一些重合部分,比如都包括“如實供述”,只是如實供述的時間可能不一致。
        所以,對《認罪認罰指導意見》所規定的不作重復評價要辯證的理解,僅指對這些情節中重合、競合或者交叉的部分不作重復評價,對其余部分不存在重復評價的問題。
        最高人民檢察院苗生明廳長在《<關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指導意見>的理解與適用》(與周穎合作,載《人民檢察》2020年第2期)一文中指出:“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自首、坦白情節,同時認罪認罰的,應當在法定刑幅度內給予相對更大的從寬幅度。需要注意的是,對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相交叉和疊加的‘認罪’部分,在把握具體從寬幅度時,不作重復評價?!?/span>
        最高人民法院楊立新審判長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理解與適用》(載《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9年第1期)一文中指出:“從實體角度言之,認罪認罰包含認罪、認罰的一系列情節,不是新的獨立的量刑情節。就認罪情節而言,它與自首、坦白、當庭認罪有重合之處;就認罰情節而言,它與退贓退賠、積極賠償被害人損失亦有重合之處。因此,在實體從寬處理上,對重合情節不應重復評價?!?/span>
        以上兩文均強調,僅是對重合(交叉、疊加)部分不作重復評價。
        2021年7月1日實施的“兩高”《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試行)》對這一問題做了細化。在“常見量刑情節的適用”部分規定:
       ?。τ谧允浊楣?,綜合考慮自首的動機、時間、方式、罪行輕重、如實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現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以下;犯罪較輕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刑罰。惡意利用自首規避法律制裁等不足以從寬處理的除外。
       ?。ㄆ撸τ谔拱浊楣?,綜合考慮如實供述罪行的階段、程度、罪行輕重以及悔罪表現程度等情況,確定從寬的幅度。
        1.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2.如實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同種較重罪行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10%-30%;
        3.因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50%。
       ?。ò耍τ诋斖プ栽刚J罪的,根據犯罪的性質、罪行的輕重、認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現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10%以下。依法認定自首、坦白的除外。
       ?。ㄊτ谕粟E、退賠的,應當綜合考慮犯罪性質、退贓、退賠行為對損害結果所能彌補的程度,退贓、退賠的數額及主動程度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對其中搶劫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犯罪的,應當從嚴掌握。
       ?。ㄊ唬τ诜e極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的,綜合考慮犯罪性質、賠償數額、賠償能力以及認罪悔罪表現程度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以下;積極賠償但沒有取得諒解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盡管沒有賠償,但取得諒解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對其中搶劫、強奸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犯罪的,應當從嚴掌握。
       ?。ㄊτ诋斒氯烁鶕淌略V訟法第二百八十八二百七十七條達成刑事和解協議的,綜合考慮犯罪性質、賠償數額、賠禮道歉以及真誠悔罪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50%以下;犯罪較輕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處罰。
       ?。ㄊτ诒桓嫒嗽诹b押期間表現好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10%以下。
       ?。ㄊ模τ诒桓嫒苏J罪認罰的,綜合考慮犯罪的性質、罪行的輕重、認罪認罰的階段、程度、價值、悔罪表現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具有自首、重大坦白、退贓退賠、賠償諒解、刑事和解等情節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60%以下,犯罪較輕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6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處罰。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當庭自愿認罪、退贓退賠、賠償諒解、刑事和解、羈押期間表現好等量刑情節不作重復評價。
        這一指導意見出臺之后,關于“不作重復評價”的規定再次成為容易產生認識分歧的問題。
        筆者認為,這一規定具有合理性,也符合量刑實際,但表述不夠嚴謹,可以理解為:“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當庭自愿認罪、退贓退賠、賠償諒解、刑事和解、羈押期間表現好等量刑情節中重合部分不作重復評價?!?/span>
        在司法實踐中需要對此正確理解和適用。
        第一,認罪認罰與自首等七個量刑情節之間既存在交集,又有各自的獨立內涵,需要準確把握各個情節的含義以及相互之間的關系。比如,認罪認罰和當庭自愿認罪之間存在包含關系,既然認定認罪認罰,也就無需評價當庭自愿認罪,但在被告人不認罰的情況下,當庭自愿認罪就有了獨立意義。而賠償諒解既是認罪認罰的一種表現,但又不是認罪認罰的必要條件。有些認罪認罰沒有做到賠償諒解,有些賠償諒解了但不認罪認罰,有些既賠償諒解又認罪認罰,對于后者的從寬幅度,就需要考慮二者之間有重合部分。如果對認罪認罰減25%,對賠償諒解減15%,而合在一起減30%或者35%更為合適,減40%擇有重復評價之嫌。
        第二,認罪認罰相關聯情節從寬幅度有上限,但仍有例外?!读啃讨笇б庖姟匪幎ǖ淖允椎绕邆€情節與認罪認罰情節,都是反應行為人實施犯罪后至判決前的悔罪表現的情節。這些情節能夠從寬處罰的依據在于,被告人犯罪后有悔改表現、主觀惡性降低、改造的難度降低,刑罰特殊預防功能和對受害人的撫慰功能已經部分實現,所需要的刑罰量減少,同時,需要投入的司法資源也減少。對于這些具有同一指向性的情節,如果不做限制地簡單相加,則過于夸大了這些情節的從寬功能。通過設定上限即60%,基本能夠實現量刑的公正性。而且該條也例外規定,對于犯罪較輕的,可以減少60%以上或者免于刑事處罰。
        第三,從操作層面,在對重合部分不作重復評價的原則之下,可以靈活把握具體量刑方法。如何做到對從重合部分不作重復評價,可以有兩種方式。其一,在確定各個量刑情節的調節比例時,扣除重合部分的影響因素。其二,在計算各個量刑情節的綜合調節比例時扣除重合部分的影響因素。比如一起盜竊案件的基準刑為10年,有認罪認罰、自首、退賠諒解三個情節。如果對認罪認罰減25%,自首減30,退賠諒解減20%,綜合起來本應減75%,擬宣告刑為二年六個月。但考慮到這些情節之間存在重合部分,則不能超過60%,擬宣告刑不低于四年。這是在計算綜合調節比例時予以折抵的算法。對于本案也可以按照第一種方式,在確定每一個情節的調節比例時扣除重合因素。如果確定對認罪認罰減25%,在確定自首的調節比例時,應適當控制比例,因為如實供述情節已經在認罪認罰中考慮,可以確定自首情節減20%。同理,對賠償諒解,可以考慮減15%。綜合調節比例為60%。
        第四,在法律文書中,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具有的相關量刑情節,都應當予以表述并在量刑中體現。檢察機關在提出量刑建議時,審判機關在裁判文書中進行量刑裁判時,辯護人在進行量刑辯護時,均需要充分說理。認定哪些量刑情節,這些量刑情節有多大的量刑調節功能,正是量刑說理的重要內容。對于被告人所具有的《量刑指導意見》所規定的量刑情節,都應作為從寬量刑的依據,不能因為“不作重復評價”的要求而舍棄一些量刑情節,否則屬于遺漏量刑情節。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6615.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