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其它罪名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培訓賣淫技巧行為適用“協助組織賣淫罪”還是“組織賣淫罪”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協助組織賣淫罪,組織賣淫罪
        案例
        某陳姓女子應聘一會所,靠著豐富的從業經驗,從普通賣淫女變身“老鴇”,被重用為“上鐘部長”,負責對賣淫女進行賣淫技巧培訓以及給嫖客介紹賣淫項目及價位、帶賣淫女供嫖客挑選,某基層法院審理了這起案件,法院以協助組織賣淫罪對該女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2萬元。
        法理分析
        筆者認為,該陳姓女子賣淫技巧培訓行為屬于組織管理行為,已構成組織賣淫罪共犯,以協助組織賣淫罪定罪有避重就輕,重罪輕罰之嫌。理由如下:
        第一,協助組織賣淫是組織賣淫罪的幫助犯正犯化
        刑法修正案九規定:“組織、強迫他人賣淫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span>
        “為組織賣淫的人招募、運送人員或者有其他協助組織他人賣淫行為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span>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一)第七十七條協助組織賣淫案(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三款)規定“在組織賣淫的犯罪活動中,充當保鏢、打手、管賬人等,起幫助作用的,應予立案追訴?!笨梢?,為組織賣淫的人招募、運送人員或者在組織賣淫的犯罪活動中,充當保鏢、打手、管賬人等,起幫助作用的,構成協助組織賣淫罪。
        如果刑法沒有規定協助組織賣淫罪,對協助組織他人賣淫的行為,應認定為組織賣淫罪的共犯行為,但刑法考慮到組織賣淫行為的嚴重危害程度,避免將犯罪人以從犯論進而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從而導致刑罰畸輕現象,便將協助組織他人賣淫的行為幫助犯正犯化,規定為獨立犯罪。
        也就是說,協助組織賣淫的行為實際上就是組織賣淫行為的幫助行為,區分組織賣淫罪行為和協助組織賣淫罪的關鍵,在于正確認定組織賣淫的實行行為。
        第二,培訓賣淫技巧屬于組織管理行為,不屬于幫助犯
        組織賣淫罪中的“組織”并非是共同犯罪中的“組織行為”,后者組織犯的組織行為針對的是其他共同犯罪人,而前者組織針對的是賣淫人員,因此僅作為“實行行為”。在多人共同實施組織他人賣淫犯罪的情況下(不需要成立組織賣淫犯罪集團),在其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就可以成為共同犯罪中的組織犯。
        在組織賣淫活動中,負責從事培訓賣淫技巧行為是與賣淫活動內容直接緊密相關,屬于“內在”行為,與協助組織賣淫的“外在”行為具有根本不同,實際上起作指揮、命令、調度賣淫活動的具體實施作用,是整個組織、策劃、指揮賣淫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與一般的幫助犯的區別顯而易見。
        第三,把培訓賣淫技巧行為定性為協助組織賣淫忽視了幫助犯的本質
        協助組織賣淫罪作為組織賣淫罪的幫助犯,客觀上表現為提供方便、制造條件、準備工具以及排除障礙等輔助性行為,比如充當打手、保鏢、管賬人員、望風等,并未直接參加犯罪行為,與賣淫活動內容不直接相關,與犯罪結果之間不存在直接的、必然的因果關系,其行為性質決定于被協助的對象。
        譬如望風,為賭場望風,按為賭博提供條件予治安管理處罰;為實施盜竊者望風,就按盜竊共犯定性;只有為組織賣淫望風,才可能是協助組織賣淫。
        也就是說,幫助犯的法益侵害對象單純從其幫助行為來看是無法確定的,而培訓賣淫技巧行為不依賴組織賣淫者的行為就可以判斷其直接妨害社會管理秩序,不符合幫助犯的定義。
        第四,把培訓賣淫技巧行為定性為協助組織賣淫無視案件核心事實
        組織賣淫的本質特征是“組織性”,具體表現為對賣淫女的控制和管理,對賣淫活動的統籌安排。前者是對賣淫人員的組織,后者是對賣淫行為的組織,都是“組織性”的根本體現,行為人只要實施了二者之一,就可以認定構成組織賣淫罪,并沒有規定行為人必須有經營決策權或獲利支配權。
        把培訓賣淫技巧定性為協助組織賣淫,是認為培訓僅僅是賣淫活動一個環節,不參與建章立制,在組織賣淫活動中系根據他人的安排在既定制度下在自己的崗位上,協助完成組織賣淫活動,處于從屬地位,不可能組織完成整個賣淫活動,因而不可能是組織賣淫犯罪。
        這里第一對組織賣淫的理解附加了額外的條件,即組織賣淫犯必須具有經營決策權或獲利支配權,第二違背了犯罪定性三段論先大前提,后小前提的原則。先認定犯罪人是從屬地位,再認定法律沒有規定從屬地位能是組織賣淫犯,犯了先主觀后客觀的錯誤,只關注從屬地位這樣的邊緣事實,無視培訓賣淫技巧這一參與組織管理活動核心事實的存在。
        第五,把培訓賣淫技巧行為定性為協助組織賣淫罪忽視了組織賣淫罪共犯的存在
        在多人共同實施組織他人賣淫犯罪的情況下,組織賣淫罪當然也存在共同犯罪。根據身份的不同、對賣淫女及賣淫活動控制力大小的不同以及獲利程度的不同等因素,在組織賣淫中實行犯也有主從犯之分。起次要作用的從犯是具體直接實施了妨害社會管理秩序行為的人員,但是參與程度、對犯罪完成所起的作用、直接造成的危害等比主犯輕。
        案例中的陳某,作為“上鐘部長”,負責對賣淫女進行賣淫技巧培訓以及給嫖客介紹賣淫項目及價位、帶賣淫女供嫖客挑選,是完成賣淫活動的重要環節,屬于管理活動,應當以組織賣淫罪實行犯定罪,可以根據其對賣淫活動的控制力和作用大小,具體認定為主犯或者從犯。
        參照浙江省《關于辦理組織賣淫及相關刑事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紀要》(浙高法【2014】152號)第六條規定內容:組織10人以上不滿30人賣淫的,可以認定為情節嚴重,應當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量刑檔次。
        案例中陳某組織30余小姐培訓,明顯屬于情節嚴重,即使認定陳某屬于從犯,也應當在十年有期徒刑上下浮動量刑。某法院以協助組織賣淫罪對該陳某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2萬元,屬于定性不當,有重罪輕罰之嫌。
        綜上,在組織賣淫活動中,培訓賣淫技巧行為應定性為組織賣淫罪,根據具體情節和作用,認定為主犯或從犯。這樣,既符合刑法犯罪定性方法論,又體現組織賣淫罪主犯、組織賣淫罪從犯、協助組織賣淫罪二罪名三層次定罪的科學性,同時堅持了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有利發揮刑法的一般預防作用,有效遏制當前組織賣淫犯罪活動的蔓延.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6609.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