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刑事聚焦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中國最長的刑事拘留時間記錄為28年半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刑事拘留,拘留,非法羈押


        這是媒體以前報道的一起案件,拘留長達28年零6個月,這很可能是中國司法史上最長的刑拘。

        公安機關對于被拘留的人,應當在拘留后的二十四小時以內進行訊問,在發現不應當拘留的時候,必須立即釋放。如果有特殊原因,拘留的時間也不能超過三十天?!獡?a href="../List.asp?C-1-25.html" title="2012版刑事訴訟法" target="_blank">刑事訴訟法》
        2002年10月30日,62歲的謝洪武被玉林市公安局宣布予以釋放。
        此前,謝洪武已經在看守所中被“拘留”整整28年零6個月。
        按照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犯罪嫌疑人的最長拘留時間是30天。
        在近日全國人大的有關會議上,人大內司委指出,超期羈押問題在全國范圍內尚未從根本上解決,一些地方“邊清邊超”、“前清后超”的現象依然存在。公、檢、法機關在建立超期羈押的長效工作機制上要各盡其職、協調配合,加強監督制約,切實把超期羈押問題解決好。
        被拘留28年后獲釋
        “村子里的人以為謝洪武早就死了?!薄x洪武的侄子謝義強
        玉林市公安局的釋放證明書(副頁)上寫道:茲有謝洪武,男,現年62歲,系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興業縣高峰鄉靖定村人,于1974年6月24日被拘留,經審查撤銷案件,經興業縣公安局批準予以釋放,特此證明。
        所有知道謝洪武案件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謝家的律師廣西桂南律師事務所牟啟球和為謝家提供法律援助的廣西法律援助中心鐘貴文主任說,剛聽說謝洪武被“拘留”28年的遭遇時,非常驚訝,不敢相信是真的。
        《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公安機關對于被拘留的人,應當在拘留后的二十四小時以內進行訊問,在發現不應當拘留的時候,必須立即釋放”。
        如果有特殊的一些原因,拘留的時間也不能超過30天?!缎淌略V訟法》第六十九條規定:“對于流竄作案、多次作案、結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請審查批準的時間可以延長至三十日。人民檢察院應當自接到公安機關提請批準逮捕書后的七日以內,作出批準逮捕或者不批準逮捕的決定。人民檢察院不批準逮捕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通知后立即釋放,并且將執行情況及時通知人民檢察院?!?/span>
        根據牟律師后來的調查和玉林市公安局證實,在看守所謝洪武的檔案中,只有1974年時任玉林縣公安局局長黃足佳簽發的一張已經發黃的刑拘證,刑拘證上也沒有注明謝洪武因何被抓。除此之外,謝洪武沒有別的案卷。
        牟律師說,從來沒有過宣判,謝洪武是一個“無明確案由,無犯罪事實,無證據材料”的“三無犯人”。
        對沒有案卷這一點,玉林市公安局監所管理科鄭科長對記者解釋說,當時玉林縣只有革命委員會,公檢法是后來才恢復的,在當時的情況下,材料丟失并不奇怪。
        謝洪武的侄子謝義強說,村子里的人都以為謝洪武早就死了。
        因“撿反動傳單”被抓
        “那時候的荒唐事太多,還是不要糾纏過去為好?!薄窳质泄簿址ㄖ瓶票R科長
        6月3日,記者來到廣西玉林市興業縣高峰鄉靖定村。村民們指著一所水塘邊的學校說,謝洪武的房子早就沒了,拆了用來蓋學校,就是不拆,這么多年也早塌了。
        村子里的人已經認不出現在的謝洪武了。一個老婦人看了他現在的照片許久,說“有一兩分像”。28年過去了,謝洪武較近的親屬只有69歲的姐姐謝玉鳳、73歲的叔叔謝海壽和59歲的侄子謝祥雄。
        謝洪武被抓以前,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民。他的出身不好,拿村里人的話講,是一個“地主崽”,又加上窮,到三十多歲上他還沒有成家。
        謝祥雄已經記不清謝洪武被抓到底是哪一天了,只記得1974年的一天,他按生產隊的要求到野外尋找據說是敵機散發的反動傳單,回到家時,就看見謝洪武被三個民兵捆綁著,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血流滿面。
        在靖定村,謝家是一個大家族,有一千多人,占了村里人的三分之一,一些年長的人都知道謝洪武被抓的事情。他的遠房侄子謝義強,記得謝洪武先是被抓到了大隊,又是吊打又是水浸,然后被送到了公社。
        據村里人說,謝洪武被抓,是一個姓曾的民兵營長指證他撿到了傳單,讓他交出來,而謝洪武堅持說自己沒有撿到,于是雙方發生了爭吵,可能還推搡了幾下。后來謝被抓了起來。謝義強說,誰也不知道到底洪武藏了傳單沒有。
        監所管理科鄭科長說,根據他們1999年向靖定村和原來的民兵營長調查的結果,謝洪武私藏了傳單,從他家中還搜出了紅衛兵袖章。當時謝還拿出一把刀,據說是要搶民兵的槍。不過,他沒有詳細解釋謝洪武如果作出如此嚴重的行為,卻為什么一直只是拘留而沒有逮捕。鄭只是說,“他瘋了,于是就沒有判刑”。
        謝家請的律師,玉林桂南律師事務所的牟啟球說,那時候,地主崽打了貧下中農可是不得了的事情。1999年12月1日,他曾經問過謝洪武記不記得自己為什么被抓,何時被抓。謝洪武回答說,“沒有原因,我不知道”。
        玉林市公安局法制科的盧科長說,那時候的荒唐事太多,還是不要糾纏過去為好。
        1974年6月24日,由當時的玉林縣公安局局長黃足佳簽發了刑事拘留證,謝洪武從此開始了28年的拘留生涯。
        他為什么被拘留28年
        謝一被關起來就患了精神病,又找不到他的家人,所以才關了這么多年沒有放?!窳质泄簿直O所管理科鄭科長
        謝洪武親屬2003年4月寫的申訴狀中說:“由于公安機關內部的原因及原經辦人林志雄于1980年病故,檔案丟失,都不能作為超期關押謝洪武28年又6個月之久的借口和理由”。
        謝祥雄說,由于家里成份不好,當時對于謝洪武的被抓,他們不敢說什么,只能忍氣吞聲,聽候消息,但是一直沒有。
        為什么謝洪武在看守所會被關押28年之久?
        鄭科長說,是因為謝洪武一被關起來,就有了精神病。公安局方面每年至少進行一次檢查,對超期關押的人進行清理,但是每次都找不到謝洪武的家里人。與當地大隊干部聯系,都說謝家沒有什么人了,父母都已經去世,他自己又有精神病,所以才關了這么多年沒放。
        但是,謝洪武的親屬中,只有他的姐姐后來搬到了廣西貴港市,而侄子謝祥雄和叔叔謝海壽都還在原來的村里住。謝家人還堅決否認被抓以前謝洪武有精神病。鄭科長沒有解釋為什么一直到了1999年謝才被送去做精神病鑒定。
        而據牟律師1999年12月與玉林市公安局第五科科長的一次談話紀錄,玉林市第二看守所向市局反映,在何國球任看守所所長期間,何曾經到謝洪武的家鄉了解過謝洪武的家庭及親屬情況。但是回來后何對所里的人說,他家里沒有什么親人了。這位何國球所長也于數年前病故。
        這是記者看到的有明文記錄的一次官方尋找謝洪武家人的努力。談話紀錄還提到,玉林市公安局曾就此事向看守所、治安股以及高峰派出所的多位工作人員詢問,都沒有人記得謝洪武案件的情況。
        鐘貴文主任說,是不是應該反省一下,看守所除了不讓人跑掉和不讓被看管者非正常死亡以外,也要承擔起向上級反映超期關押的問題。
        中國公安大學的王太元教授則說,任何一個警察恐怕都應該知道拘留的期限。
        謝洪武村里的人不記得有“公家人”來了解謝洪武的情況。當年簽發刑拘證的黃足佳已經去世,案年當時的經辦人林志雄也于1980年病故,謝洪武卻一年一年地在看守所里被“拘留”著。
        被拘28年是如何被發現的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檢查水軍塘看守所時,看到了一名白發蒼蒼的“犯人”?!x洪武被發現的一種民間說法
        1999年6月22日,一個姓李的和一個姓陳的來到靖定村,告訴謝祥雄,他的叔叔謝洪武尚在人間,被關押在水軍塘看守所(即現在的玉林市第二看守所,以前的玉林縣看守所)。
        關于謝洪武是如何在看守所中被“發現”的,記者聽到三種說法。
        鐘貴文了解的情況是,1996年3月,我國新的《刑事訴訟法》取消了收審制度。當年5月,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派人匯同各市、縣檢查新規定落實情況。當檢查團來到玉林市興業縣公安局水軍塘看守所時,一名叫謝洪武的白發蒼蒼的“犯人”引起了檢查團的注意。
        牟啟球律師說,他了解到的情況是,1999年自治區檢察院到玉林市第二看守所檢查工作,發現一個老頭不能說話也不能走路。
        在玉林市公安局,監所管理科鄭科長對這兩種說法予以否認。他說,檢查團“發現”謝洪武這樣的說法不存在。人關在看守所,公安局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據他介紹,1999年玉林市檢察院把謝洪武的情況匯報到了廣西壯族自治區檢察院,自治區檢察院批復要求盡快解決謝的問題。于是玉林市公安局黨委專門召開會議研究,決定由監管科、紀委、督查、看守所等部門聯合成立工作組。
        這個工作組成立后,走訪了十幾個單位和50多個人,在廣西貴港市湛江鎮大成村找到了謝洪武的姐姐謝玉鳳,然后又到靖定村找到了謝義雄等人。
        然后,謝洪武才被送往南寧進行精神病鑒定,之后被送往玉林復退軍人醫院治療。兩年后,也就是2002年10月份謝被釋放,而謝的親屬知道他恢復自由,已經是2003年2月12日了。
        玉林復退軍人醫院的醫生說,謝洪武對釋放證明似乎并沒有什么反應。
        他的身體和精神都很差
        “謝洪武剛到醫院,背駝得‘像一個半圓形’,以至于無法入睡?!薄窳质型塑娙酸t院甘主任
        謝祥雄說,他被告知謝洪武還活著以后,那個姓李的又告訴他,“讓你來你再來,不讓你來你別來”。
        謝祥雄沒有聽他的話,“私自”趕往看守所。他說姓李的看到他們來了以后,“很不高興”。
        后來謝祥雄告訴牟律師,“我們在看守所經過多次申訴,才與洪武相見,但發現洪武身體瘦弱,口語不清,精神失常,生活已不能自理,這與有關人員所說的‘一切正?!耆喾础?。
        謝洪武這么多年的看守所生涯到底是怎樣的,記者無從知曉。但是關押多年后,謝洪武的身體之差,讓律師和他的親屬非常驚訝。
        謝祥雄說,他在看守所第一次見到謝洪武,后者是被兩個警察架出來的,兩只腳拖在地上,頭抬不起來,牙都掉了,腳上有鐐銬的印子。他的背駝得非常厲害,“四肢肌肉收縮”。
        玉林市復退軍人醫院的甘主任說,謝洪武剛到醫院,背駝得“像一個半圓形”,以至于無法入睡。
        謝祥雄聽到謝洪武含含糊糊地說,他被關在一個“籠子”里。玉林市公安局的鄭科長解釋說,謝洪武因為有精神病,所以關在單人間里,不參加勞動,又不與人交流,所以身體較差。至于所謂的“籠子”,實際上是就是監倉的誤稱。
        雖然玉林市公安局的調查結果說謝洪武被關押后不久就有了精神病,但是不知為什么,一直到了1999年6月以后,謝洪武才和另外幾個人一起被送往廣西自治區第五人民醫院進行精神病鑒定,結論為“精神衰退”。然后被送到玉林市復退軍人醫院(原玉林市復退軍人精神病醫院),一直住院治療。
        謝的精神顯然是衰退了。在看守所,謝已經連自己的侄子也認不出。牟啟球律師回憶說,1999年12月1日他在醫院里與謝談了一個小時,當時謝答非所問,講話無力,聲音很小,最后的談話紀錄不過百來字。
        復退軍人醫院的病歷顯示,謝洪武入院時,經常自言自語,失眠,會對空罵人,表情也非常淡漠,如果醫生護士不提醒,連飯也不會吃,生活自理能力非常差。
        甘主任說,現在的謝洪武病情已經大為好轉,但性情仍然比較冷漠,除了一日三餐以外,對外面的事情沒有多少反應。家里人來看他,這位62歲的老人臉上也沒有特別喜悅的表情。
        記者在醫院里見到謝洪武時,他的背已經能直起來了,走路也沒有什么大問題,只是看著來拍照的記者,他臉上仍然是看不明白的惶然。
        關于謝洪武是否有可能完全康復的問題,甘主任搖了搖頭,“現在謝洪武的情況已經是最好的,至少可以聽明白醫生的指示,以后年齡越來越大,就很難說了”。
        復退軍人醫院的一位醫護人員說,謝剛到醫院時,有時會莫名其妙地跪拜,沒有人知道他在拜什么。
        老人要求賠償77萬多
        “當時他們(公安局方面)聽到這個(賠償)數額時,眼睛都大了,說我們要得太多了”?!x洪武的律師牟啟球
        在謝洪武無罪釋放以后,牟律師和鐘主任代表謝家向玉林市提交了國家賠償申請書。請求事項包括:確認從1974年6月24日至2002年12月24日關押謝洪武的行為違法;賠償謝洪武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328519元,醫療費10000元,殘疾賠償金230540元,合計569059元。
        后來,在向玉林市興業縣公安局提交申請書時,數額修改為“依法賠償被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賠償金446592元,醫療費100000元,殘疾賠償金230540元,合計773984元”。
        鐘主任說,玉林縣公安局法制科回答說,這筆賠償數額過于巨大,公安局方面沒有這個能力,除非是有正式的法院判決。
        “當時他們(公安局方面)聽到這個(賠償)數額時,眼睛都大了,說我們要得太多了,然后告訴我們領導還沒有研究決定,他們定不了”,牟律師說。
        6月4日,記者來到玉林市公安局,就賠償問題采訪了玉林市公安局法制科盧科長。
        按盧科長的解釋,公安局方面沒有回復的原因主要有兩條。一是行政區劃的變動,找不到賠償主體。因為當年抓謝洪武的是玉林縣革命委員會公安局,而這個單位早已經不存在了,以前是玉林地區玉林縣,后來撤地區設市,玉林劃成了包括興業縣(以前的玉林縣興業鎮)在內的三個區,現在因為沒有具體的法律規定,所以不知道到底應該由誰來賠償?,F在暫定是由興業縣公安局接收賠償申請書,市公安局只是作為上級參與協調這件事情。
        二是找不到合適的監護人。盧科長說,他們認為賠償也要找到合適的監護人。謝洪武本人精神有問題,他的父母早已去世,現在他的姐姐已經是69歲高齡,自己照顧自己都成問題,所以公安局方面認為她作為監護人也不合適。
        在告別的時候,盧科長說,“不是不賠,不過現在還在協調中,還沒有到談賠多少的階段”。
        記者昨日與牟啟球律師取得了聯系,牟說公安方面正與謝家就賠償問題進行協商。
        村子里的人說,以前的謝洪武是一個矮矮胖胖的壯勞力,話很少,比較沉默,也沒有多少文化。
        當年參與謝洪武案的人基本上都去世了,不過姓曾的民兵營長還活著,還住在村子里。謝祥雄說有時候還會碰到他,不過沒有跟他說過話。
        謝洪武與牟律師見面的時候,牟問他“你在看守所里要求過回家嗎,現在想回家嗎”,謝洪武含糊地說“要求過,想回家”。
        記者在醫院時問他家在哪里,是不是高峰鄉人,謝洪武說自己是平南(廣西貴港市的一個縣)人。
        醫生甘主任搖頭說,他年紀大了,連自己的家都記不清了。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6583.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