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常見問題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刑事案件必須集中優勢力量打好一審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一審,
        最近每天都在拒絕案件,全國各地的案件。自胡忠義律師突然離世,我撰文表示,要做減法,今年原則上不再接新案了。目前團隊五位執業律師,三位實習律師(助理),每個人手上都任務滿滿,確實也沒有太多的時間了。熟悉我們團隊的人都知道,我們主要接刑事案件,不怕大就怕小,不冤不接,原則上只接一審,很少接二審和申訴。
        一些二審或申訴的案件找過來,我們是能推就推,能不接就不接。為什么?這其實是由中國刑事司法實踐的特點決定的。我多次說過,如果你的案件夠冤,請把好鋼用在刀刃上,一審就聘請專業的刑辯律師,盡最大的努力,哪怕用牛刀殺雞。但很多人犯的錯誤往往是,認為事情沒有那么嚴重,一審的公檢法一定會公平公正地查清楚的,所以不夠重視,等到一審判決結果很不理想,二審、申訴再找知名律師,發現相見恨晚,越來越被動,甚至由此走上漫長的申訴上訪之路。
        為什么我們喜歡接一審的案件?因為一審有非常完整的刑事訴訟程序,經歷偵查、審查起訴、審判,每個環節都有幾個月,整個下來可能長達一年。這個周期足夠律師去跟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的辦案人員溝通,有足夠的空間提出積極辯護,為當事人爭取利益最大化,諸如撤案、不起訴、緩刑、定罪免刑,都可能在這個階段實現。我的全流程辯護策略,可以在這個階段充分施展。所以刑事案件介入的時機,就跟發現病情一樣,越早越好。
        我們每年都有取保候審的案件,不起訴的案件,或者是判緩刑的案件,而且基本上都是律師據理力爭的結果。北京有一起生產銷售假冒商標罪的案件,就是在嫌疑人被刑拘后第一時間,我們向檢察院提出不予批捕的建議,然后獲得取保,最終案件也沒有移送。湖南婁底的某聚眾斗毆案,嫌疑人被逮捕,羈押時間近半年,也是我們律師在反復跟上級檢察院溝通的前提下,臨起訴前一天獲得了不起訴決定的。取保候獲得不起訴的就更多了。我們發現有的律師把主要精力放在開庭,但我們卻認為庭前全力以赴“救人”才是最有效的方式。
        但是二審可能就沒有這個機會了。一審的判決結果一出,即使上訴了沒生效,也是司法機關的既定結論。重大疑難的案件,很多一審法院都會向上級法院請示匯報,所以這個結果也可能是二審法院的意見。我就親眼所見,益陽中院某個職務犯罪案件,在請示匯報以后,最后的判項完全按照湖南省高院的書面指示,一字不差。這種案件到了二審,開庭的幾率就很低,書面審理維持的概率就很大。中國的刑事案件二審開庭率是很低的,基本上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案件能開庭。涉黑案件,二審不開庭率大約是99.99999%,幾乎不要指望二審會開庭審理,一審時上級法院實際上就提前介入,一審就已經終審了。所以,一審沒有請到有實力的刑辯律師,二審再請可能為時已晚。
        刑事申訴呢,比二審更難。二審好歹有將近百分之二十的開庭率,有些案件二審會發回終審,有的案件二審會直接改判。但申訴則不一定了。申訴案件成功的幾率,跟摸彩票差不多。中國的刑事申訴,根本不是按照訴訟的邏輯來進行的,而是按照行政審批的邏輯,沒有對抗,沒有庭審,沒有透明的程序,就是等中獎。申訴的第一步是跟原終審法院申訴,還不能像民事案件一樣直接向上級法院申訴。原終審法院自己作出的裁判,自己打自己臉的概率幾乎為零,所以第一步的申訴被駁回幾乎毫無懸念。但是少則三個月,多則六個月的程序還是地走。沒有中院的駁回通知,根本不可能在高院和最高院申訴,還繞不開。
        各省的高級人民法院,申訴成功率也不高,大多數的申訴案件都是在輿論和媒體的推動下,獲得機會的,比如江西省高院的張玉環案。若沒有強大的推動,江西高院連申訴狀都不會收,比如付東圣案的遭遇。申訴成功的案件確實不多,我記得某年的年底,天津高院通知我張某振故意傷害案啟動再審,一看編號,竟然是那年的第一號再審案件,說明那一年可能只有我這一個案件獲得申訴成功。最高人民法院就更難了,全國各地申訴不成的案件,都會匯集到那里。雖然最高人民法院設置了多個巡回法庭,但每個法庭也都是案滿為患。大多數的審監庭法官,都是例行公事地處理,機械地發出駁回通知,有的案件甚至根本連駁回通知書都不給,申訴多年也是石沉大海。我記得楊松發案是2018年12月底申訴成功的,當時的編號是第8號,也就是說,那年最高人民法院決定再審的刑事案件,估計不超過十個。
        中國刑事司法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怪圈。原本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實際上是偵查為中心,偵查為主導。偵查機關制作的訊問筆錄、詢問筆錄以及各種證據,移送檢察院后,幾乎可以原封不動地得到確認。審查起訴是對偵查結果的確認,審判是對提起公訴的確認,公檢法三機關像工廠里的三道工序,流水作業,共同完成打擊犯罪。偵查機關辦案過程中的刑訊逼供,很難得到糾正和排除,除非是出了人命。于是,公安機關的法治水平,成為正義木桶最短的木板,限制著整個刑事司法的法治水平。檢察機關過于注重刑事控訴職能,法律監督方面力度不夠,尤其是對偵查活動合法性的監督上,存在高容忍現象。審查起訴過程中,有罪推定思維依然嚴重,甚至存在為公安機關程序違法站臺背書。司法裁判活動中,獨立審判權受到干預比較多,裁判結論并不是在庭審過程中通過證據質證形成的,沒有真正貫徹以庭審為中心,尤其是請示匯報制度導致二審終審淪為實際上的一審終審。而刑事申訴根本提供不了對司法不公正的足夠救濟手段。
        我深刻地知道中國刑事司法存在的癥結,也知道這些沉珂積弊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但我依然認為,刑辯律師在整個刑事司法過程中是可以有所作為的,尤其是一審程序,好的律師可以最大限度地阻止冤錯案的發生。這也是為什么我一直強調刑事案件被告人家屬一定要特別重視一審,把資源最大限度地用在一審的原因。至于什么是好的刑辯律師,下篇文章我再告訴你。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6572.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