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量刑情節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已經作出逮捕決定公安電話傳喚到案算自首嗎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自首,投案自首,自動投案
        當事人信息
        公訴機關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袁某某,男,1964年7月16日出生,漢族,小學文化,經商,四川省遂寧市人,戶籍所在地:成都市錦江區。2010年12月23日因犯介紹賄賂罪被本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因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于2017年10月19日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11月23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雙流區看守所。
        被告人楊某某,男,1981年8月27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經商,四川省遂寧市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因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于2017年10月31日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11月23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被告人袁某某,男,1969年12月2日出生,漢族,小學文化,經商,四川省遂寧市人,戶籍所在地: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2010年12月23日因犯偽證罪被本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因涉嫌詐騙罪,于2018年3月19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被告人羅某某,男,1981年7月19日出生,漢族,小學文化,經商,四川省樂至縣人,戶籍所在地:成都市雙流區。因涉嫌詐騙罪,于2017年11月24日被執行逮捕,2018年2月23日被取保候審。
        審理經過
        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以成新檢公訴刑訴(2018)835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袁某某、楊某某、袁某某、羅某某犯行賄罪,于2019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經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依職權召開了庭前會議,并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麗娟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袁某某、楊某某、袁某某、羅某某,辯護人冉勁、田銀行、張兆坤、陳莉、黃文英、韋海軍到庭參加訴訟。期間延期審理一次?,F已審理終結。
        一審請求情況
        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2017年初,李治洪(另案處理)因涉嫌開設賭場被公安機關網上追逃后,唐國華(另案處理)找到被告人袁某某,希望袁某某幫助打聽案情并找關系釋放李治洪等人。經被告人袁某某引薦,袁某某將被告人楊某某介紹給唐國華等人,為其聯系公安機關高層以干預李治洪案的偵辦,達到釋放在押人員及不再追究在逃人員刑事責任的目的。唐國華隨后通過袁某某向楊某某支付30萬元用于打點關系。
        2017年1月,楊某某通過其朋友陳某找到成都市公安局民警李某,通過李某關系聯系到了自稱公安部民警的許江(另案處理)、孫民國(另案處理)等人,并以對方需要費用為由,通過袁某某、袁某某向唐國華索要200萬元。索要財物后楊某某安排唐國華、袁某某、袁某某等人在成都市世外桃源酒店與許江、孫民國等人多次會面,商談解決李治洪一案并釋放在押人員事宜,但雙方商談未果。2017年2月,因事情未辦成,楊某某向袁某某退款150萬元左右,剩余財物用于繼續找關系辦理李治洪取保事宜。袁某某將退還現金部分用于自己資金周轉,在唐國華催辦李治洪一事時,袁某某、袁某某、楊某某均以事情仍在辦理中為由拖延。經查,許江、孫國民二人并非公安部工作人員。
        2017年3月,被告人楊某某、羅某某共謀找關系釋放李治洪并解除扣押的3000萬涉案資金,以獲取其中200萬好處費。被告人羅某某找到王某某,希望通過王某某在公安局找關系釋放李治洪,王某某稱在公安局沒有關系并為楊某某和羅某某介紹曾在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過的葉律師為李治洪辦理取保候審,隨后葉某將該業務轉交給律師郭某某。經與羅某某共謀后,楊某某向袁某某等人稱自己已找到可靠關系能夠為李治洪辦理取保并以對方索要辦事費用為由,擬向唐國華索要200萬。在楊某某通過袁某某向唐國華索要費用200萬時,袁某某以自己和楊某某為該事跑路辛苦為由,讓楊某某向唐國華虛構對方索要250萬辦事費用的事實,擬將多要的50萬與楊某某平分。楊某某同意后,于2017年5月通過袁某某、袁某某收取唐國華250萬現金用于找關系辦理李治洪取保一事。律師郭某某前往看守所會見李治洪后,楊某某將獲取的會見筆錄轉交袁某某等人,證實其找的關系有釋放李治洪的能力。2017年6月,楊某某將60萬辦事費用通過羅某某存放于王某某處,約定事成之后向葉某付款。2017年6月底,郭某某解除了與李治洪的委托代理關系,王某某通過羅某某將現金60萬返還楊某某。2017年8月,由于楊某某一直未辦成取保李治洪一事,唐國華也因李治洪一案被抓獲,袁某某及袁某某找到楊某某索要費用,楊某某將250萬元退還袁某某,袁某某將其中的50萬元截留挪用。袁某某收到200萬后以唐國華已被抓無法退款為由將現金存放于自己家中并部分挪用。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袁某某、楊某某、袁某某、羅某某經共謀后,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司法工作人員行賄,影響司法公正。其中,被告人袁某某、袁某某、楊某某行賄數額為480萬元,情節特別嚴重;被告人羅某某行賄數額為200萬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均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被告人袁某某、袁某某、楊某某,被告人楊某某、羅某某分別系共同犯罪。四被告人的犯罪行為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屬犯罪未遂。被告人袁某某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系自首。
        一審答辯情況
        被告人袁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的基本事實不持異議,提出自己的行為應當構成介紹賄賂罪。
        被告人楊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的基本事實及罪名不持異議,提出犯罪金額只應當認定第二筆的200萬元,第一筆的30萬元是請客吃飯的費用,第三筆的250萬元是委托羅某某親屬的辦事費用,均不應當認定為賄賂款。
        被告人袁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的基本事實不持異議,提出自己在犯罪過程中僅起到介紹、見證作用,不構成行賄罪。
        被告人羅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的基本事實不持異議,提出自己只是起到介紹作用,不構成行賄罪。
        被告人袁某某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袁某某的基本事實無異議,提出其行為應當構成介紹賄賂罪,屬于預備階段的犯罪中止;袁某某勸說袁某某投案自首的行為應當認定為立功,且有主動退贓情節,請求對其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被告人楊某某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楊某某的基本事實不持異議,提出楊某某的行為應當構成介紹賄賂罪,犯罪金額為第二筆的200萬元;唐國華中途放棄對許江、孫民國的行賄,楊某某也同意放棄,應當認定為介紹賄賂的犯罪中止;楊某某系初犯、偶犯,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袁某某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袁某某的基本事實無異議,提出袁某某的行為應當構成介紹賄賂罪,犯罪金額為230萬元,系犯罪預備;袁某某系從犯,有自首情節,主動退贓,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羅某某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羅某某的基本事實無異議,提出羅某某并無行賄故意,其行為不構成行賄罪;羅某某有自首、從犯情節。
        本院查明
        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起訴書指控事實一致。
        另查明,2017年10月19日,公安民警在成都市錦江區抓獲被告人袁某某;2017年10月30日,公安民警在雙流一皮鞋廠內抓獲被告人楊某某;2017年11月23日,成都市公安局機動警務支隊收到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對羅某某的批準逮捕決定書,2017年11月24日,支隊民警電話通知羅某某到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草市街派出所接受訊問,當日10時許,羅某某到達該派出所接受調查;2018年3月19日,被告人袁某某到成都市公安局機動警務支隊投案。
        公安機關從被告人袁某某處扣押有贓款6.81萬元、會見筆錄4張、手機1部、轎車1輛;從被告人楊某某處扣押有手機2部、U盤2個;從被告人羅某某處扣押有手機1部、收條2張;從被告人袁某某妻子胡素君處查封有房屋共計9處。
        案發后,被告人袁某某的親屬代其退繳贓款334萬元;被告人袁某某的家屬代其退繳贓款50萬元;被告人楊某某的家屬代其退繳贓款70萬元。
        經庭審質證,證實上述事實的證據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經過、戶籍證明、辨認筆錄、銀行流水、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筆錄、扣押清單及扣押照片、政府非稅收入一般繳款書、查封決定書、查封筆錄、查封清單及解除查封清單、接受證據材料清單、電子證物檢查工作記錄、公安機關情況說明、刑事判決書、釋放證明、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點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現逐一論述如下:
        一、本案的行為性質
        行受賄罪的共犯是指行為人與行受賄主體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共同的犯罪行為,代表行受賄一方從事相關活動。而介紹賄賂是指行為人在行賄人與受賄人之間溝通關系,撮合條件,使賄賂行為得以實現。從主觀故意看,行受賄的共犯僅有單純幫助行賄或幫助受賄的故意,而介紹賄賂罪的行為人處于第三者的地位,有介紹賄賂的故意;從客觀行為看,行受賄共犯的行為是為一方服務,而介紹賄賂的行為是在行賄人和受賄人之間穿梭或牽線搭橋、撮合,促成行賄人、受賄人雙方行為內容的實現;從利益基礎看,介紹賄賂人有自己獨立的利益追求,其不是為了受賄,也不是為了行賄,而是為了通過促成受賄和行賄雙方權錢交易的成功來謀取自身的物質或非物質利益。本案中,被告人袁某某等人受唐國華等人的請托,為其“跑關系”、“了解偵辦情況”、“取人”(非法釋放)或者意圖解封扣押的涉案資產。從客觀行為上看,被告人袁某某等人牽線搭橋、保管傳遞行賄款的行為必然會給唐國華等人提供幫助,但就唐國華等人而言,其主觀故意在于通過“找關系”、“給打點費”的方式達到上述非法目的,而袁某某等人的主觀故意則在于通過促成唐國華的請托事項以謀取自身利益,其具有獨立于行受賄方的第三者地位,也有區別于行受賄方的獨立利益追求,應當認定為介紹賄賂罪。
        二、本案的犯罪形態
        從審理查明的事實來看,四被告人在為他人介紹賄賂的過程中,已經著手尋找受賄方,并代為保管和傳遞賄賂款,因意志以外的原因,并未促成行受賄的完成,應當認定為犯罪未遂。就辯護人提出的第二筆200萬元,被告人自行放棄的行為應當認定為犯罪中止的意見,本院認為,從現有證據來看,雖然該筆行受賄沒有完成的確是行賄方及被告方覺得對方不靠譜,不能實現自己的非法目的,因而主動作罷,但從之后的行為來看,行賄方及被告方均在繼續從事行賄和介紹賄賂的行為,犯罪并未就此中止,故不應當認定為犯罪中止。
        三、本案的犯罪金額
        本院認為,無論是第一筆30萬元的“跑關系費用”,還是第二筆“對方索要”的200萬元,還是第三筆“對方索要”的250萬元,均是在“尋找關系”的過程中,以此為名義向請托人提出,請托人之所以愿意支付如此高額的費用也是基于其意圖通過這種“找關系”的不正當方式去謀取非法的利益,上述錢款均應當認定為賄賂款。介紹賄賂的犯罪金額一般是以促成的行受賄金額認定,本案基于客觀原因,行受賄行為尚未完成,行受賄金額無法確定。因此,在量刑時,依照被告人袁某某、袁某某、楊某某參與涉及的480萬元,被告人羅某某參與涉及的200萬元,并考慮各被告人的參與程度以及作用大小進行綜合裁量。
        四、其他量刑情節
        就本案是否應當區分主從犯,本院認為,四被告人在介紹賄賂的過程中,均系積極主動參與,有尋找介紹“關系”的,有充當“見證人”參與溝通的,有保管傳遞賄賂款的,各自所起作用不同,相互聯系,互相配合,分別構成共同犯罪,不宜劃分主從犯,但在犯罪過程中,被告人袁某某、楊某某所起作用相對較大。
        就被告人袁某某勸同案犯自首的行為是否應當認定為立功的辯解及辯護意見,本院認為,被告人袁某某歸案后,通過寫信和讓其律師帶話的方式規勸同案犯袁某某投案,后袁某某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其行為有利于司法機關懲處已經發生的犯罪,節約司法資源,符合刑法設立立功制度的目的,可以認定為立功,本院依法對其從輕處罰。
        就被告人羅某某是否構成自首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被告人羅某某系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到案,雖然此時檢察機關已經做出逮捕決定,但電話通知并不具有強制措施的性質,羅某某能夠主動到案,可以認定為自動投案;其歸案后,雖然對部分事實有所回避,但是對其參與的主要犯罪事實能夠基本如實供述,可以認定為自首,本院依法對其從輕處罰。
        就本案的社會危害性,本院認為,雖然本案系犯罪未遂,未給國家機關正常秩序造成實際損失,但本案的請托事項系“撈人”、違規解封等嚴重影響司法秩序的行為,且涉及的賄賂款項達數百萬元,情節嚴重,社會危害性較大。
        綜上,被告人袁某某、袁某某、楊某某、羅某某分別共謀為他人介紹賄賂,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介紹賄賂罪。公訴機關指控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不當,本院依法予以變更。四被告人的行為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本院依法比照既遂犯對其均從輕處罰。被告人袁某某、袁某某有犯罪前科,本院酌定對其從重處罰。被告人袁某某具有立功情節,被告人袁某某、羅某某具有自首情節,本院依法對其均從輕處罰。被告人袁某某、楊某某、袁某某均已退繳個人所得的全部贓款,具有悔罪表現,本院酌定對其均從輕處罰。
        據此,綜合考量被告人各自的涉案金額、犯罪情節以及歸案后的認罪態度、悔罪表現等因素,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八條、第七十一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裁判結果
        一、被告人袁某某犯介紹賄賂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十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0月19日起至2019年10月18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三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二、被告人楊某某犯介紹賄賂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十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0月31日起至2019年10月30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三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三、被告人袁某某犯介紹賄賂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8日止。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三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四、被告人羅某某犯介紹賄賂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三日內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
        五、扣押在案的贓款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其余物品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人員
        審判長張琳
        審判員梁康
        人民陪審員譚燕
        裁判日期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六日
        書記員
        書記員駱才華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6208.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