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辯詞薈萃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呂先三律師案辯護詞C:法律權威與司法公信力不容任何人破壞(本案警示)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呂先三律師
        一個刑事案件廢掉幾十個生效民事裁判,讓民事司法情何以堪?!警惕民間借貸糾紛債務人借打擊“套路貸”犯罪逃廢債務的“套路”!
        一、經濟糾紛當事人利用公安司法機關,借打擊“套路貸”犯罪逃廢債務,或成“套路”
       ?。ㄒ唬┎⒎潜缓θ说膹V齊公司李光奇及李勁明為何以“李光建”名義信訪、舉報邵柏春、徐維琴
        縱觀本案,可以發現,本案偵查機關合肥市公安局決定對徐維琴、邵柏春等立案追訴,是由于廣齊公司老板李光奇及其兒子李勁明的信訪。本案案卷材料中的還有一份接待時間為2017年11月28日的安徽省公安廳接待來訪登記表的登記的“信訪人姓名”為“李光奇”,“身份證”為“GA38XXX(護照號)加拿大”,“反映問題及要求”為“反映李光建向邵柏春、徐維琴等人借款1600萬元,由李勁明所在的合肥廣齊建筑鋼模租賃公司進行擔保。后李光建被邵柏春等人以催債為由敲詐勒索……受害人向合肥瑤海分局報案”,“瑤海分局于2017年6月23日立案,但在11月15日以‘不應對犯罪嫌疑人追究責任’為由撤銷了案件,使犯罪嫌疑人逃避刑事責任。來訪要求上級公安機關對該案復核,立案調查”?!邦I導批示”部分,安徽省公安廳長、安徽省副省長李建中批示“請廳法制處牽頭,刑偵、經偵總隊調卷審核案件,提出處理意見,信訪辦督辦”。
        本案案卷材料中的另一份接待時間為2017年12月5日的安徽省公安廳接待來訪登記表的“領導批示”部分,安徽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李建中再次批示將“11月28日接訪時,合肥市李勁明及其你李光啟(加拿大籍)反映瑤海分局刑偵大隊不作為的問題,一并發合肥市局,請姜明同志關注重、重視”,責成市局對信訪人提到的案件“提級管轄,由市局有關警種組成專案組直接辦理”。(批示中提到的“李光啟”應為李光奇。)
        一個“加拿大籍”老板的信訪,能夠引起領導的重視,是自然而然的。但讓人意外的是,從在卷材料看,李勁明及其父李光奇的信訪,使用的卻是“李光建”具名反映邵柏春、王仁芳等涉嫌詐騙罪的報案材料。
        然而,公安機關在對本案偵查中對李光建進行調查時,李光建卻一開始就否認自己是報案人!也否認自己被詐騙!其之前與徐維琴、邵柏春的民事訴訟及刑事控告,都是廣齊公司以其名義進行的。
        李光建稱,其向邵柏春借的1600萬均是用于廣齊。李光建2011年向邵柏春借1000萬,是源于廣齊要交第二筆土地款,臨時追增加保證金,其當時不甘心廣齊占用其保證金一年多不付利息,且廣齊董事長也向他承諾3個月內將保證金歸還,其才緊急以8分月利向邵柏春借款1000萬。但因為廣齊保證金拖了3年才退回,導致其一直未能清償邵柏春的借款。2012年1月、4月,廣齊又以繳土地款為由讓其代為向邵柏春借款總共600萬(其中300萬元以王仁芳名義出借),月利8分,廣齊進行擔保。后廣齊代李光建還款300萬,但邵柏春表示1600萬的利息多月未付,只能先計算為利息,李光建考慮到廣齊在其工程款中扣除了300萬,且都是以其名義簽署的借條,也同意如此計算,并在2013年3月雙方結算,確認尚欠2000萬未還,并簽了還款合同。李光建一直是想還邵柏春錢的,并在2013年3月簽署還款合同后也按還款計劃還了一部分。但由于廣齊工程款未能及時結算,才導致其債臺高筑。2017年其被農民工討要工資時,廣齊還不愿結算部分工程款,導致其因欠40余萬元被判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
        廣齊公司作為李光建兩個300萬元借款的保證人(以王仁芳名義出借的300萬元,李勁明還是共同借款人),在邵柏春、王仁芳提起的借款訴訟中,作為共同被告,即使代李光建清償借款后,仍可以通過扣李光建的工程款實現追償,根本不可能因邵柏春、王仁芳提起的訴訟而使自身利益受損。為何要利用李光建之名與徐維琴、邵柏春不斷訴訟并假借李光建為“被害人”對邵柏春、王仁芳等人提出控告呢?
        徐維琴稱,其夫婦倆與李光奇的矛盾不止于李光建的借款糾紛。廣齊公司不僅為李光建擔保向徐維琴、邵柏春夫婦借款,用于公司,還為春城公司唐志春擔保借款1800萬元用于廣齊公司(其中1000萬系李光奇擔保)。徐維琴稱,其拿到到李光奇簽字的擔保書走后,又接到李光奇電話稱“我給你蓋個章不是更好嘛?”,其當時心想李光奇人這么好,卻“哪曉得蓋了之后變成了廣齊集團”,其在中院起訴時,“人家說這個只是一個機構,起訴不了”,“后來我們就起訴他個人”,“但個人就變成一般擔保了”,“抹掉了五百萬”。在起訴時,李光奇就曾告訴其,“我擔保的你給我們取消了,我就不找你。你要不把我取消,我給你講我會不惜付出一切代價,告你們詐騙”。
        徐維琴還稱,李光奇敗訴后去蜀山區報案詐騙,“蜀山區經偵大隊、蜀山區法院全部都說立不了,確實是經濟糾紛,他們之間是借貸關系”,“又到廬陽報案報不了”,然后報案到瑤海區公安局?,幒^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戴玉程連夜在立案文書上蓋章,最后阻止了法院拍賣李光奇的房產。徐維琴接受調查后也舉報李光奇送白色奧迪Q3給戴玉程。據公開消息,戴玉程也于2019年4月24日被留置,12月9日被以涉嫌受賄罪提起公訴。然而,該案“市檢察院、省檢察院、法律專家和專案組開會”撤案。后李光奇找徐維琴談判未果,又將其女婿舉報到其自稱有人的“省廳”,還控告徐維琴。在廣齊公司控告期間,徐維琴與李光奇曾有多次調解,但因李光奇不僅要徐維琴免除李光建的600萬,還要免除唐志春的1000萬,徐維琴因其中有500萬是尹國鵬的無法免除,雙方協商不成最終走到今天。
        正如不立案的廬陽區、蜀山區公安局,立案后又撤案的瑤海區公安局對廣齊、李光建、徐維琴等人關系的認定一樣,本案本質系平等主體之間的經濟糾紛,不應進行刑事追訴。廣齊公司在各公安局對徐維琴等人提起刑事控告,無疑是試圖利用刑事追訴手段,將債權人打成犯罪,不能繼續向其主張債權從而賴掉債務。
       ?。ǘ┰趶V齊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多起民間借貸中,廣齊公司不僅舉報徐維琴等人涉嫌詐騙,還舉報李光建及多位貸款人涉嫌詐騙免除連帶賠償責任,是值得警惕的另一種“套路”
        徐維琴還稱,廣齊公司董事長李光奇多次在敗訴后控告借款人詐騙。如,在李光建曾為發工資向亳州的王勇借款200萬,廣齊公司進行擔保后又不愿承擔擔保責任,敗訴后就到亳州譙城區公安局舉報李光建與王勇詐騙。李光建現在仍十分不解,“那時候最高的時候你都欠我4000多萬工程款,我能詐騙你200萬嗎?”又如,廣齊曾為春城公司借陳長遠的款項進行擔保,但在被判承擔連帶責任后一方面控告陳長遠詐騙,另一方面又讓掛靠在春城公司的李光建出具了向廣齊借款6600萬的假借條,以方便廣齊起訴將春城公司的賬戶凍結,向春城公司追償。李光建2月1日接受馬警官調查時還非常擔憂地向馬警官咨詢6600萬虛假借條之事。與此印證的是,辯護人在裁判文書網上查詢到,廣齊公司也確實以存在詐騙為由向安徽省高院申請再審王勇借款案;而陳長遠被控詐騙也被合肥市公安局唐軍警官透露的信息證實。
        李光建無論是代廣齊向邵柏春借款600萬,還是向王勇借款200萬發工資,錢均是用于廣齊的工程,也均是源于廣齊拖欠工程款;廣齊愿為李光建擔保也在于此。
        廣齊在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后本可以立即向李光建追償。然而,與徐維琴、邵柏春夫婦還因春城公司借款擔保糾紛并被判敗訴的李光奇,卻借用為李光建借款提供擔保的李光建與徐維琴、邵柏春(包括以王仁芳的名義)之間難以言明的高利借貸關系,舉報徐維琴、邵柏春夫婦詐騙。結果,在公安機關將徐維琴、邵柏春與李光建之間的高利借貸辦成“詐騙犯罪”后,廣齊公司不僅自身的擔保責任得以免除,李光奇已被法院判決敗訴的對春城公司與徐維琴、邵柏春之間借貸的擔保責任,也不用承擔。
        民事案件敗訴就提起刑事控告,是否成了債務人賴債的“套路”,值得警惕。
       ?。ㄈ┚韫菜痉C關在打擊“套路貸”犯罪中的角色錯位
        如前所述,本案是由廣齊公司李光奇、李勁明持具名“李光建”的報案材料報案的。但“報案人”、“被害人”李光建在2018年1月31日接受合肥市公安局辦案人員調查時,卻一再否認自己被騙,而辦案人員則把李光建當成犯罪嫌疑人審訊,不停以已經給李光建體檢、隨時可以關押對李光建進行威脅、逼迫,讓李光建態度轉變,承認“受騙”,是“被害人”!
        李光建接受審訊時,多次提到廣齊公司拖欠工程款,但辦案人員卻不停為廣齊辯解,還明確表示要“維護廣齊”。
        廣齊公司以“被害人”李光建的名義信訪、舉報,李光建否認自己“被騙”,而辦案人員多次威脅隨時可以關押李光建,迫使其配合“承認被騙”,指證徐維琴、邵柏春、呂先三等人。這不禁讓辯護人疑惑,辦案機關是在維護“被害人”李光建的合法權益,還是把李光建作為棋子,濫用刑事追訴權,充當廣齊公司的打手,做廣齊公司及李光奇賴債的幫兇???
        二、警惕刑事司法僭越民事生效裁判,以刑廢民,損害司法的權威性與公信力
       ?。ㄒ唬﹨蜗热感淌虏门袕U掉幾十個生效民事裁判,是否有正當性與合理性
        縱觀徐維琴、邵柏春一方(包括以他人名義)與李光建、廣齊公司的所有民事訴訟,可以發現,徐維琴、邵柏春一方提起的借貸糾紛訴訟與李光建及廣齊公司提起的不當得利訴訟,是交叉進行的。在公安機關對徐維琴、邵柏春等人進行刑事立案時,無論是徐維琴、邵柏春夫婦一方提出的借貸糾紛訴訟,還是李光建、廣齊公司提出的不當得利訴訟,都已有法院生效裁判!
        從徐維琴、邵柏春夫婦一方提出的借貸糾紛訴訟,及李光建、廣齊公司提出的不當得利訴訟,最終的裁判結果來看,涉及徐維琴、邵柏春夫婦與李光建之間高利借貸糾紛的這些訴訟的裁判,是基本符合民事法律關于私權自治的原則,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間借貸利率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4倍不受保護的司法解釋精神的。
        在涉及2011年3月2日借款1000萬元(本金)、2012年1月13日借款300萬元(本金)、4月6日借款300萬元(本金)的李光建與徐維琴、邵柏春(包括通過他人名義出借)的高利借貸糾紛中,李光建向徐維琴、邵柏春(包括以他人名義)高利借貸。為規避超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4倍的高利借貸不受法律保護的規定,雙方實際約定8分利,并實際按8分利履行,卻在借據上不記利率或記載不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4倍的低利率。這完全屬于借貸雙方私權自治范疇的真實意思表示。
        在李光建不能按期還本付息的情況下,雙方配合,簽署新的借據,制作銀行流水,將利息轉成本金,形成新的借貸關系。這同樣屬于借貸雙方私權自治范疇的真實意思表示。
        在雙方的借貸協議履行中,李光建按照徐維琴、邵柏春的指示,向第三人賬戶付息,并在2013年3月2日雙方扎賬,在雙方認可前期付息情況的前提下,簽訂了還款合同,約定了還款計劃。2013年12月,為了配合徐維琴、邵柏春夫婦向擔保人主張債權,李光建還針對有擔保的兩個300萬元借款,給徐邵夫婦出具了兩個300萬元本金未還,利息只還了一部分的說明。(擔保人代償后自然也會向李光建追償,但李光建卻不用再向徐邵夫婦承擔相應債務。故李光建出此說明,也完全是為了履行對徐邵夫婦的還款義務。)這也是借貸雙方私權自治范疇的真實意思表示!
        在李光建與徐維琴、邵柏春夫婦之間的高利借貸糾紛中,徐邵夫婦追求高利,本無可厚非。如果李光建能夠信守承諾,按照2013年3月2日與邵柏春、徐維琴等人簽訂的還款合同,履行還款義務,李光建與徐維琴、邵柏春等人之間,將不會有任何糾紛。
        問題就出在李光建在2013年3月2日與邵柏春、徐維琴等人簽訂還款合同,在履行還款合同約定的還款義務后,不能繼續履行合同。為此,徐維琴、邵柏春一方提起訴訟。
        針對徐維琴、邵柏春一方提出的訴訟,李光建(根據李光建后來接受公安調查的陳述,實際上是廣齊公司利用其名義)一方提出,已經還清了徐維琴、邵柏春的借款本息,所還借款本息,包括向第三人的轉款。按照民間借貸不超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4倍的規定,李光建還款都超過應付本息了。這意味著,李光建違背向徐維琴、邵柏春夫婦的高利借貸承諾,不愿繼續履行雙方高利借貸的真實約定。
        這就將高利放貸的徐維琴、邵柏春夫婦陷于了非常尷尬的境地!如果按照法律保護的民間借貸利率限制性規定,李光建向第三人轉款的付息,加上向徐維琴、邵柏春賬戶的付款,李光建一方給付的借款利息,可能確實超過了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4倍,如果徐邵夫婦承認自己與李光建之間約定的借貸真實利率是8分,法院將不會支持徐邵夫婦向李光建及擔保人提出的訴訟主張;如果徐邵夫婦一方否認李光建一方向第三人轉款與其無關,繼續按照只記載了低利率或未記載利率的借據,向李光建一方主張還本付息,在李光建一方沒有證據證實向第三人轉款系償付徐維琴、邵柏春借款利息的情況下,法院當然會支持徐維琴、邵柏春的訴訟請求,但結果正像本案中的民當得利訴訟一樣,李光建一方向第三人賬戶轉款,被李光建一方作為不當得利通過訴訟給要回去??傊?,訴訟的結果都是徐維琴、邵柏春的高利放貸,未能得到法律保護。
        顯然,在李光建一方與徐維琴、邵柏春夫婦之間的一系列民事訴訟中,人民法院本著“誰主張、誰舉證”的民事訴訟原則,根據雙方證據作出的判決、裁定,是完全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釋精神的。雖然縱容了李光建一方的不誠信,但仍不失為公正的司法裁判!期間,沒有任何法律關系被破壞以至于嚴重危害社會,需要動用刑事手段進行追訴!
        實際上,本案還涉及徐維琴、邵柏春夫婦高利放貸引發的多個借貸糾紛訴訟,涉及多個當事人,人民法院已作出生效裁判。其中,多個案件,都是調解處理的。而這些案件涉及的爭議,與徐維琴、邵柏春夫婦與李光建一方的爭議,基本一樣。其中,徐維琴訴唐志春、唐永東、安徽省春城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唐志春為法一代表人)、李光奇1000萬元借貸糾紛案件,還經過了合肥市中級法院及安徽省高院兩級法院的審理,并都支持了徐維琴的訴訟請求。
        公安機關在對徐維琴、邵柏春等人所謂“套路貸”的辦理中,把這些人民法院早已作出生效裁判,當事人之間已不存在爭議的案件,也翻出來,作為徐維琴、邵柏春等人的“套路貸”“犯罪”處理;將諸多已經被人民法院通過生效裁判認定負有民事責任的債務人,也作為徐維琴、邵柏春等人的“套路貸”“犯罪”的“被害人”!這,讓辯護人非常震驚!
        公安司法機關對徐維琴、邵柏春等人的刑事追訴,不僅廢掉了李光建一方與徐維琴、邵柏春(包括通過第三人)之間因借貸關系引起的十幾個民事裁判,還廢掉了徐維琴、邵柏春夫婦與其他人因借貸關系引起的幾十個民事裁判。眾多法官和律師因此被陷于極其尷尬的境地!——他們分明都成了犯罪嫌疑人!尤其是法官,他們的很多判決、裁定,支持的當事人,竟然是公安機關司法機關刑事追訴程序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這些法官豈不都成了“保護傘”?在本案中,律師呂先三,甚至被直接辦成了“罪犯”!這,可怕不可怕?!驚悚不驚悚?!
        呂先三案通過一個刑事裁判,廢掉了同一法院審理的幾十個民事案件生效裁判,甚至上級法院審理的案件生效裁判,是否具有正當性、合理性,值得檢討!
       ?。ǘ┚枰孕虖U民,損害司法的權威性與公信力
        按照本案的追訴邏輯,民事訴訟庶幾可以全面廢掉了!
        所有民事案件,人民法院在受理前,如果不先交給公安機關去偵查一下,直接受理、審判,誰敢保證最后人民法院作為民事糾紛審理的案件不會被公安司法機關作為犯罪處理,把民事裁判全部廢掉呢?!廢掉民事裁判不說,要像本案這樣,把律師辦成罪犯,甚至把法官也辦成罪犯“保護人”,對于律師和法官來說,上哪喊冤去?!
        本案中,公安司法機關將執業時間較短,沒關系,沒背景,在律師圈里也沒什么人脈的菜鳥律師呂先三,辦成罪犯,威脅的不只是代理同類案件的律師,還有審理同類案件的民事法官們!正像偵查人員在對在審訊中對一些“犯罪嫌疑人”說的那樣,他們也可以辦葛德生等其他律師,還認為審理李光建與徐維琴、邵柏春之間借貸糾紛案件的法官也有問題!
        在此,可能很多人都會問:對本案涉及的多個合肥中院曾經作出過生效裁判,并支持了徐維琴、邵柏春訴訟請求的借貸糾紛案件,以及由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支持徐維琴訴訟請求的徐維琴訴春城公司及唐志春、唐永東、李光奇案,現合肥中院都作為徐維琴、邵柏春的“套路貸”“詐騙犯罪”處理,難道合肥中院及安徽高院都分不清民事糾紛與刑事案件嗎?
        也許,本案需要公安機關把代理徐維琴、邵柏春案件的所有律師都抓了,把合肥中院及安徽高院審理徐維琴、邵柏春相關案件的法官都抓了,司法機關才會認真審視目前對呂先三律師的追訴有多荒唐!
        如果司法機關認為刑事與民事是有邊界的,民事審判與刑事審判的分立是必要的,本辯護人建議應該對公安人員、檢察人員及刑事審判人員好好普及一下民事法律關于當事人意思自治、契約自由這些基本常識!否則,不可避免還將不斷出現以刑廢民的現象,就不僅威脅代理民事案件的律師和審理民事案件的法官安全,還損害民事生效裁判的效力,損害司法的權威性與公信力!
        綜上,本辯護人認為,一審判決呂先三犯詐騙罪,證據不足,事實不清;一審程序嚴重違法,裁判錯誤,影響惡劣。建議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將案件發回重審,或改判呂先三無罪!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6194.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