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3akp"><track id="a3akp"></track></dd>

    <th id="a3akp"></th>
    <tbody id="a3akp"><center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center></tbody><em id="a3akp"></em>
    <li id="a3akp"></li>
      <dd id="a3akp"></dd>
      <dd id="a3akp"><big id="a3akp"><video id="a3akp"></video></big></dd>

      <dd id="a3akp"></dd>

      刑事聚焦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陜西鎮坪被強制引產墮胎人的丈夫鄧吉元逃往皇城北京聘請律師刑事控告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刑事控告,聘請律師,強制引產,計劃生育

      6月28日上午張凱律師來電話,告訴我鄧吉元一大早已經到了北京。吃過午飯,我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來到張凱律師住處。

        張凱開的門,一進門我就看到了鄧吉元和徐凱。鄧吉元身上穿的還是我們18日離開鎮坪時那身灰黑色衣服。臉色當然不好,但眼睛依然有神,并不算困倦。這一點在晚上查經(《圣經》)的時候得到了證實,張凱一度睡著了,但鄧吉元沒有。因為我一直認為鄧吉元失蹤多日是被當地政府秘密關押了,所以一見面我就問他是不是從巫溪、重慶方向逃出來的。

        鄧吉元說:“不是,那條線路查得很嚴,安康、西安方向也不松,路上有許多關卡。我先在鎮坪一個朋友家躲了兩天,連手機卡和手機電池都卸載了,不敢睡覺,更不敢上街買換洗衣服,怕被他們發現抓走。然后,我在26日傍晚包了一輛車往安康方向的車,每到關卡附近就下來,沿著河床走,繞過關卡再上車,花了七八個小時才到平利縣的廣佛鎮。我想,到安康、西安坐車肯定有政府的人攔截,因此我在廣佛休息了幾個小時之后,包了一輛車,經過十多個小時到了湖北十堰,坐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今天一早就到了北京?!?/p>

        我算了一下,從24日晚飯時間到28日早晨,鄧吉元失蹤時間跨越5天,但確切時間是83個多小時。

        我又問鄧吉元24日在鎮坪是怎么擺脫跟蹤的。鄧吉元說:“24日我跟村領導一起去吃晚飯,或許是因為村領導答應了政府看住我,或許是因為我兩天前挨了打,也或許是因為我連換洗衣服都沒帶,他們大概以為我逃跑的可能性不大,只派了個女人在后面跟蹤。但是吃過飯回醫院的路上,村領導被縣領導電話叫走了,叫我自己回醫院,于是我讓摩的司機開快點,想擺脫后面那個跟蹤的女人。因為車沒人家的好,兜了幾圈也沒擺脫掉。于是我付了錢從公路往下跑到河床邊,沿著河床跑,那女的跑不過,一會兒我就擺脫了追蹤。

        下午三點多鐘,鄧吉元在張凱律師為他準備好的授權書上簽字,委托我和張凱律師代理他們夫妻提出刑事控告和申請國家賠償等事宜。財經雜志記者徐凱、財新網記者任重遠和一家英國電視臺(我約去的)見證了授權簽字過程。英國電視臺的人走后不久,又來了一家香港電視臺。

        我提醒鄧吉元:“上次我們去鎮坪你怕得罪當地政府,不肯委托我們?,F在委托我們可比當初委托我們得罪當地政府要厲害多了?!?/p>

        “當初主要不是怕得罪當地政府,而是錯誤地相信了他們的許諾?,F在他們失約在前,我又挨了打,還當了一回‘賣國賊’,我怎么敢再相信他們?”

            補助不是賠償 同情不是認錯 ------評鎮坪墮胎案處理結果

          經過半個多月的調查,6月26日,安康市政府終于出臺了關于鎮坪強制墮胎案的調查結果及處理決定。

        處理決定主要包括兩方面:

        一、對主管責任人處以紀律處分

        二、給予馮建梅生活補助,解決生活困難

        這個看似“嚴肅處理”的結果,實則是否認政府的責任。為了更準確的理解處理結果,我將在下文厘清幾點常識:補助不是賠償,同情不是認錯,處分不是審判。

        我們的國家賠償又稱國家侵權損害賠償,是由國家對于行使公權力的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害后果承擔賠償責任的活動。賠償、補償、補助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

        賠償是國家承認自己違法行使職權而產生的法律后果。

        補償是國家雖然沒過錯但基于公平原則給于的填補。

        生活補助是政府出于同情和體恤對弱者支付的費用。而對有勞動能力的生活補助,政府卻有濫用職權之嫌疑

        本案中,安康市政府出臺的處理結果是:支付馮建梅生活補助來解決生活困難。該處理結果可以理解為:盡管承認鎮坪政府把鄧家8個月的孩子殺死是事實。但是,因為鄧家困難,政府出于人道而支付了補助。

        依照這個結果,馮建梅應該對政府叩頭跪謝才對,生活補助是基于生活困難而產生的后果,也就是說:如果馮建梅一家生活不困難,即使政府強行的將其肚子里8個月的孩子打掉,政府沒有義務支付該筆費用,生活補助本質上與鎮坪政府非法墮胎沒半毛錢關系,這是政府出于對弱者的扶持而進行的施舍。法律上來看,這是鎮坪政府的社會救助行為。對于政府救助,當然,馮家也同樣有對其表達感激的道德義務。鎮坪政府依舊如青天老爺一般,高高在上的表達親民。

        顯然,補助而不是賠償表明鎮坪政府并未認錯。因為,如果政府錯了,就只能依照國家賠償法進行賠償,政府雖然出錢,此時表達的卻是同情,而不是認錯。

        同時,我們看到,此案中,對相關責任人兩人撤職,其他普遍使用的是記大過處分。根據中國《公務員法》,記大過的法律后果是18個月不能晉級,不能漲工資。也就是說:該案的處理只是這些責任人在一年半的時間內不能升職、漲工資而已,并無其他任何實質性的懲罰。

        無論從國際司法慣例,還是中國現有的法律規定,將懷孕八個月的孩子強行墮胎都是嚴重的犯罪行為。如果僅僅對責任人進行行政處理而未追究刑事責任, 實際是在避重就輕,逃避責任,有意袒護。

        依照我國重傷鑒定標準78條規定:孕婦損傷引起早產、死胎、胎盤早期剝離、流產并發失血性休克或者嚴重感染,屬于重傷。 相關責任人故意導致此結果,已經構成故意傷害罪,且應該以重傷處理。依法應當處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刑期。責任領導應該以濫用職權處罰。@刑事律師

        當然,處分不是審判,該處分行為是由政府做出,并不代表責任人可以免于刑事責任。在此,督請安康公檢部門,馬上對此案立案偵查,將有關責任人繩之以法。

        北京逸公:某微博曝:鎮坪強制墮胎案行將述諸法律,希望有更多的人給與法律援助,以使被害者勝訴。這將給僵化的計生政策以沉重打擊,迫使那些高居廟堂的人士,下決心調整計生政策,不管城市鄉村,允許一對夫婦生兩個娃;并將促進人權事業的發展。
      @濟南律師:鄧吉元的改變就是中國人覺醒的過程,他從不接受外國媒體采訪,不接受北京律師幫助,甚至說這是和諧社會。到主動要到北京接受媒體,主動找律師,這一巨大的變化是看透了謊言之后的醒悟。當每個人都勇敢的站出來維護自己權利的時候,就是中國發生改變的時候。
      顏不貳3:【微博熱點】陜西鎮坪打標語辱罵被強制引產孕婦 陜西鎮坪,比強制墮胎更讓人心痛的是,被墮胎者的家人一再表明心跡相信黨和政府,甚至因此拒絕外媒采訪。而在他們迫不得已接受了德國記者的采訪后,村民們打著橫幅罵他們是賣國賊,被墮胎孩子的父親被迫逃亡。轟動一時的陜西引產案在微博上再起波瀾。@律師在線咨詢
      我是老滅:#鎮坪強制墮胎案# 無論什么樣的法律法規,無論多么重要的國家政策,如果是以損害甚至是暴力傷害公民的生命、健康為代價的、以抹殺胎兒生命為代價的,那么,這種執法理念本身就應該立即廢掉。摘自吳仙壽律師《安康強制墮胎:行政執法不可狂越刑法的底線》        

      本頁地址:http://www.11kcdd.com/List.asp?C-1-346.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